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255章 一丝女性香水味

    霍誉铭看见她脸上的表情,喉间溢出一声短促的低笑,“霍太太,你吃醋的模样真可爱。(www.k6uk.com)”

    梁舒冉瞪了他一眼,语气似有不悦,“霍誉铭,我跟你谈正经事儿,你别给我左言右他的。”

    他腾出右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薄唇始终噙着一抹淡笑,“霖市宋家是霖市屈指可数的名门,他爷爷从军,曾担任某军部的司令,父亲从政,现在中|央担任要职,宋岩是宋家的独子,凭借着聪明的脑袋在霖市以房地产起家,短短数年就在房地产行业独占鳖头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越听眉头皱得越紧,“不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还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一类人,”她抿了抿唇,语气很凉,“难怪他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缠着冬儿。”

    霍誉铭听出她话里暗藏的内容,挑眉反驳,“霍太太,别把我归到他那一类里面去,我跟他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轻哼,“是谁威逼利诱非得我跟了他?”

    他瞥她,薄唇扯出一抹颇为性感的弧度,“霍太太现在不也挺享受?”

    梁舒冉不跟他计较,回到问题的本质上,“我看他的未婚妻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他继续这么纠缠着冬儿,不怕出问题?”

    “有传闻宋岩不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女人?”梁舒冉微顿了顿,“是喜欢男人的意思?”

    霍誉铭眼神平视着前方,“传闻是那样。”

    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虽说像他们这种身处高位的人容易闹绯闻,但通常闹得都是跟女人的绯闻,而好男色这种……

    梁舒冉盯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,“那他接近冬儿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霍誉铭偏头,淡声道,“霍太太,我没清闲到有时间管其他男人追求你以外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,“……”

    抵达家楼下停车库,霍誉铭替她拉开车门,待她下车,他又顺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外套的衣领,低头在她眉心上轻轻一吻,淡声道,“回家乖乖呆着,我尽量早点忙完事情回来陪你,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也没什么好说的,她又没嫌弃他工作忙忽略她,为了陪她挤时间做法,她不抱任何期待。

    “程菀冬的事你不用想太多,”他摸着她的耳垂,有点爱不惜手,“程默会解决,嗯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只是有些担心而已,就凭她,也干预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推了推他,“你去忙吧,我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转过身,又被男人扣住着手臂给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霍誉铭俯身低头。

    梁舒冉看着他凑近来的动作,也不说话,眼底蓄着笑就那么闲适悠然地盯着她,不由得蹙眉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性感的薄唇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梁舒冉抿着唇,僵持了半分钟,到底是拗不过他的无赖,踮起脚尖仰起脖子在他的唇角上亲了一口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露出满意的笑容,“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梁舒冉在家没事干,看了一会儿电视,觉得困便去补了个觉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卧室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她打开灯看了时间,发现才下午五点半,但是天色已经黑透了,而且雨仍旧绵延不绝地下着。

    她起身披了件外套下楼。

    客厅里电视机开着,但却没人看,走近才发现可乐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睡着了。

    梁舒冉在沙发上蹲下身,看着小家伙睡得香香甜甜的模样,心里头暖烘烘的,软成一片,亲了亲她的脸蛋,又替她掖了掖被子。

    阿姨看见她,“太太,你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梁舒冉轻轻应声,顺口问了句,“先生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先生刚刚打电话,你还在睡觉就没让我叫你,他回来说临时有些事情,晚饭不回来吃了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心头顿了一秒,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没有特意去等他,也能理解他,但是临时被放鸽子,到底有那么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霍誉铭这一忙,直到夜里十二点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梁舒冉握着手机看着时间反复犹豫,到底是没有拨通他的号码,随手丢在床头柜上,熄灯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凌晨两点半,银色前厅。

    霍誉铭应酬完,坐在前厅的沙发上阖目休息等司机开车过来。

    “庄先生,请你放手……”冷硬的声音夹着几分哭腔,却还假装镇定,威胁道,“你继续这么纠缠,我就要报警处理!”

    拉住她的男人大抵是喝高了,扬手就是一把甩落在她的脸上,“妈的!一个婊|子还装什么清高!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晚还真就上了你不可!”下一秒,男人几乎是以蛮力拖行着女人走,“报警?等老子干完,你再慢慢报!”

    女人大概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肆无忌惮,她一边挣扎一边尖叫着,“我不要!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前厅里有不少人在,但是这种场景在这种地方,大家都已经见惯不怪,别说伸出援手,他们是连旁观旁兴致盎然的。

    霍誉铭被灌了不少酒,脑袋就疼得厉害,又因为临时的应酬无法推却而没办法回家陪梁舒冉,本来就已经不好的心情,再被这么一吵,暴躁的情绪便泄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倏然睁眼,两道如冰刀的视线剜过去,“庄市长,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闹,万一闹出个好歹传出去,你应该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庄市长虽然喝了不少,但还是很快就认出了霍誉铭那张脸,脸色微微一变,因为喝酒而涨红的脸端着笑,“原来是霍贤侄。”

    霍誉铭瞥了一眼已经哭花了妆的女人,认出她是誉宏娱乐旗下的女艺人白芷。

    并非因为认识,而是因为那倔犟带刺的脸,他的目光作了两秒钟停留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语气寡淡,“庄市长,她是誉宏底下的人,当卖我一个面子,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,我给你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庄市长一听,哪里还有那种心思,马上就松开了手,“原来是誉宏的人,这早说嘛……”

    正好霍誉铭的司机走了进来,“先生,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霍誉铭起身,朝庄市长淡淡的颔首,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,改天有空再请庄市长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庄市长应声。

    霍誉铭睨了一眼只穿了一条单薄裙子的白芷,将手里的西装扔给她,“起来,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芷傻愣愣地盯着霍誉铭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慌慌张张的将西装披在身上裹好自己,勉勉强强跟上了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银色门外,天空飘着雨。

    只有一把。净搜鄹谏砗蟮陌总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把伞递给霍誉铭,还是替他撑伞直接离开适合。

    白芷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问题,她裹紧了一点身上宽大的西装,轻声喊道,“霍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霍誉铭闻言,微侧过身,目光温淡的望过去。

    娇小的女人缩在那儿,显得十分可怜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脑海中忽然浮现很多年前的某个雨夜,梁舒冉站在图书馆的门前的那个模样。

    他默了一秒,吩咐司机,“伞给我,你再去前厅借个。缓蟀锼懈龀。”

    司机按令办事。

    白芷看着男人单手撑开。谒挪铰醭鋈ブ霸僖淮谓凶∷,“霍先生!”

    却由于太过激动,踩着高跟鞋的脚崴了一下,向前倒在了霍誉铭的身上。

    霍誉铭顺势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好来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霍誉铭皱了皱眉头,薄唇抿着不开腔,脸色似乎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白芷虽然看不懂他在想什么,但隐约能察觉到他不悦的情绪,连忙弯腰朝他鞠躬,“谢谢你刚刚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霍誉铭看着她,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简单地嗯了一声,就转身走进了夜雨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熟悉的床铺,熟悉的味道,加之吃药的缘故,所以也没多辗转,很快就睡了过去,不过因为下午睡了几个小时,所以天还没亮,她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眼就看到霍誉铭安静的睡在她的身边,还习惯性地一手搭在她的腰间搂着她。

    静谧的空间能听见窗外下雨的声音。

    卧室黑漆漆的,:弥荒艽蟾趴醇桓雎掷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他的脸,但她还是怔怔的盯着,挪不开视线,思维仿佛清明似水,却又偏偏空白如纸。

    也许是想的太多,反而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轻手轻脚地起身。

    然而刚坐起身,腰肢就被一只手臂环住了。

    男人沙哑的声音显然是还没睡醒,“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上厕所。”她轻声道,“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沙哑的声音含糊不清的,仿佛下一刻又会睡着了,却还不忘摁亮床头那盏昏暗的壁灯,“小心点,别有磕着了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心头一动,忍不住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忙到刚回来躺下没多久,现在完全一副没睡醒的模样,淡光下,英俊的面容被困倦和疲惫覆盖着。。

    看着他躺在床上,黑色短发凌乱又迷糊的模样,让她的心不由得微微一缩,又软得阵阵泛酸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继续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他闭着眼睛低哑的道,“有事叫我。”

    梁舒冉看他又睡了过去,下床进浴室。

    果然,浴室里冲浴间的地板上的水渍尚未干透,而换下的衣服胡乱地扔在一旁的篓篮里。

    梁舒冉挽起头发简单地洗漱,然后捡起衣篓里的衣服准备拿去清洗,最后拿起那件白衬衫的时候,她的动作骤然一顿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,把衬衫放在鼻尖下轻嗅。

    除了烟味,酒味,还有残存着一丝女性香水味。

    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