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558章 科举

    这一日,正是春闱举行的日子,天未亮就要开始排队进入考场。(看啦又看手机版m.k6uk.com)

    但士子陈亮却一直睡到日上三竿,才懒洋洋的起了床,然后在书童的陪同下,往那清雅的茶肆走去。

    当陈亮脸带笑容的走进茶肆时,却发现里面只有零星的七八个人,与以往相比可谓是大为冷清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怎么今天这么少人?”

    掌柜陪笑道:“今天是科举之日,士子老爷们都应举去了,人自然是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之前大伙明明都说好了不参加今年那春闱的!”

    掌柜尴尬一笑,“这就不是小人所能得知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亮心中气恼的去一处有人的地方坐下,猛地一拍桌面,“真是一帮没有骨气的东西!我大宋就是亡在他们手里的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留在茶肆里没有参加科举的人,都长叹了一声,“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我等又为之奈何?”

    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忽然,有人兴致高涨的提议道:“听说康王已在杭州称帝,延续大宋正统,我等何不南下前去投靠?”

    陈亮立即义正言辞的反驳道:“我大宋的正统天子尚在皇宫之中,康王如何能称之为正统?他不得诏令就僭越称帝,视天子安危于不顾,也是乱臣贼子一个!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,一时都是没有了言语。

    事情确实如陈亮所说的那样,赵桓才是正宗的大宋天子,还正儿八经的被武植供着呢,康王赵构就匆匆称帝了,他其实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靖康之变中,徽、钦二帝还有其他的皇亲国戚,全都被金人掳走了,就剩下赵构一个皇子,被拥立为帝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可与历史不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梁军中许多人都劝武植废了赵桓自立为帝的,但却被武植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无他,只是因为现在仍需要赵桓这面招牌罢了,还远不是将他废掉的时机。

    除非武植率军南下,将割据大江以南的赵构给攻灭了,废立之机才有得说。

    否则现在就废了赵桓的话,像陈亮这类人只怕全都要投奔杭州去了……

    科举制度创于隋唐,到底是创于隋,还是创于唐尚有争论普遍认为科举是隋炀帝杨广所创,但总之是在唐朝时是开始于全国实行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唐朝时,进士的人数很少,基本每次中榜者只有二三十人,甚至七八人都有。

    到了宋代,科举的进士才陡然增加,共有三榜进士,每次都有数百人高中。

    在宋代,许多名臣将相都是通过寒门中举而名留青史的,其中不少都成了后世的励志故事。

    比如那个武植推崇之至的范文正公范仲淹,就在寒窗苦读时留下了“断齑ji,一声画粥”的励志典故,为人所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春闱考场内,一片寂静无声,众士子大都在奋笔疾书,也有些遇到了难题的人急得搔首弄耳、汗水直流。

    主持此次春闱的主考官不是别个,正是在这大宋官场上数度浮沉的宇文虚中。

    宇文虚中本身就是进士出身,才学上足以担任主考官,另外,由于他以直言敢谏著称,个人威望已足够。

    当初赵桓初继位为帝时,也曾重用过这远见过人的宇文虚中。

    但后来随着朝廷里的主和派渐渐占据上风,宇文虚中也同样屡遭排挤,甚至还被逼着去当使者与金人议和。

    在李纲被人排挤出朝廷去当两河宣抚使的时候,宇文虚中也随之被贬,又再当回了他的集英殿修撰。

    官场上的大起大落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梁军占据东京城后,武植听闻宇文虚中之名,这才将他重新启用,并且官职一下子就连升数级,被任命为了尚书右丞,可以说当朝实权官员之一。

    原本宇文虚中对这官职也只是姑且当之的,并不打算为武植效死力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,武植与他倾谈了许久,从天下大势到治国理念,再到未来宏图,许多观点两人竟是都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在那一次交谈后,宇文虚中想了许久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时,宇文虚中才终于下定了决心,要全力投靠武植,施展心中抱负,实现他们眼中的天下大治!

    宇文虚中这时带着两位副考官这时起身到考场下面巡视,每走到一处时,附近的士子都是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会难免对士子答题有所影响。

    但他们这些士子若是中举,便都会是为一方父母官的人,连那点定力都没有的话,宇文虚中觉得这样的人考不中也没什么好可惜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三年一度的春闱终于落下帷幕后,那些像是历经了一场恶战的士子终于从考场走了出来,脸上或悲或喜。

    除非是那些迷之自信的人,否则大家在答完题后,对于能否中举心里都是已有了点逼数的。

    当然,科举总是个充满意外、惊喜的地方,没到最后的放榜时刻,谁也不敢枉下定论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日夜等待后,终于到了春闱放榜之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城人影幢动,热闹非凡,落榜者垂头丧气、如丧考妣,高中者则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汴京花。

    与科举考试相伴随着的,往往是许多红粉佳话。

    应试书生总爱于青楼流连忘返,红粉佳人又多爱落魄书生,不乏全力资助,一心期盼着爱郎考得科举后将她们风光迎娶的。

    而到了放榜之日,便是考验真情的时刻。

    有的人兑现了当初的承诺,但也有人要迎娶门当户对的女子,对娶姘头之事支吾推脱,只道“日后再说”。

    这些或欢笑,或血泪的故事,总在不停的重复上演着。

    放榜之后,凡是考中进士之人还得进行殿试。

    这殿试一般是由皇帝亲自主持,是不会刷下人去的,目的只是为了排定最后的名次而已,更多的还是为了落实“天子门生”的名分,过程相对的要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当中榜进士于考场坐定后,见到的却是位于主座上的武植。很显然,主持此次殿试的人,不会是那个被囚禁的天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