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皇陵鸡飞狗跳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阴穴,确实是好穴,埋在这里的后人不说大富大贵,却家事和睦,寿元极长。(看啦又看手机版m.k6uk.com)

    可惜…再好的阴穴都被远处的一棵老槐树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赵宇沉眉看了小半会儿,也没看出有何不妥来。赵萱倒也不急着催促,静静等在一旁,让他仔细琢磨。

    “师傅,这阴穴是不错,但…我怎么感觉这气场走势有些不对?”赵宇四处看了一遍,也没找到问题所在,俊脸带起了几分沮丧。

    师傅即是问了话,那这地方必然是有所不妥,他主修的是自身功力,道家杂术却未曾深研,眼力到底是差了。

    赵萱拍了拍她的肩,鼓励道:“无防,你修行还短,时日长了,眼力自然就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过才学了几年,能一眼看出此地是个极好的阴穴已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祖坟确实是在阴穴之上,但如今,这阴穴却是不能继续安置后人了!”赵萱回头望向杨姓青年,随后玉指一伸,指向离坟地百来米远的那处树林,“那林子里有一棵老槐树,只要那棵树还在,这阴穴就不能再葬人!”

    杨姓青年目光随着赵萱的手望去,等见到她所指之处后,心头顿时一激。

    那片树林离坟地很远,少说也有百来米距离。别人不知道,他却很清楚,在那片树林的中央地带,的确有一棵老槐树。

    据说,那棵老槐树存在已经有些年头,老一辈的人也说不清楚它到底在树林里扎根了多少岁月。

    那地方离此处有些距离,哪怕拿着望远镜,也绝对看不清楚那方树林中有些什么树,可这女老板一开金口,就道出了那棵老槐树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见识到这个赵萱的厉害。镇上传言果真不假,这赵老板着实本事大。

    杨姓青年细思极恐,眼睛突然一缩,惧怕万分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怎么办…可有…”他打着哆嗦,显然被赵萱话里的意思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杨姓青年脸色发白,毛骨悚然,惊惧得后背发凉。原以为神鬼之事,只是别人口中的传说,眼下却活生生落到自己头上了。

    赵萱望着前方树林,杏眼微沉,蹙着柳眉思索片刻,“也不是不能葬在这里,前提是必须要把那棵老槐树砍了,而且要把它伸展到阴穴的槐树根断掉,这阴穴才能继续安葬后人。”

    槐树属阴,身带剌,坟地里被这种树侵蚀,伤丁又败财。

    好再那棵槐树距离阴穴有些远,蔓延过来的树根也不多,要不然,这杨家出事的可能就不止一个人了。虽然那人孽债缠身,早晚会有这么一天,但却因为那老槐树作祟,改变了他既定的命运。

    即便槐树根劲蔓延过来的不多,但已经破坏了此处阴穴的地势,地下棺木有好些被槐树根穿了棺,棺里的人骨也被它吸食殆尽。

    杨姓青年战战兢兢,听说有解决办法,急忙强聚精神询问:“赵天师,您看,什么时候可以动手砍了那根槐树?”

    在见识了赵萱的厉害后,青年直接换了一个称谓,神情极为敬佩。

    即然赵天师提到老槐树,那树必然不止是简单的树,对付这种东西,还是要让专业人士出手才行。

    “赵天师,还请您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杨姓青年压下心里的恐惧,腆着脸相求。

    眼下,他已经顾不上失亲之痛,村子外出个鬼东西,他哪还有心思悲伤,不除掉那棵窜进祖坟的老槐树,整个杨家怕是都要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杨家在这一片可是大族,坟地出事,那整个杨姓家族必然都会受到牵连。等会儿回去了,他得赶紧把这事告诉族里的叔伯们,让他们知道,杨家祖坟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等雨停了再说吧,今天不是时候!”赵萱抬头看了看天,又想着家里那口即将完工的棺材,便准备把处理槐树精这事往后移一移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能砍掉它吗?”杨姓青年惶恐不安,很是慌急。

    赵萱耸眉望了他一眼,没接话。

    一棵吸骨成精的小槐树,她还没看进眼里,如果不是槐树容易滋养恶鬼,她连动手的兴致都没用。

    而且这几天她也不适合出手。

    赵萱向来比较随心所欲,仅管青年态度极为诚恳,可她今天就是没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听青年的央求,毅然转身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赵宇见师傅一言不发的走了,也急忙跟着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赵宇是赵萱一手带大,极为了解她的脾性,一看她性致缺缺的模样,就知道她这是不想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师徒都没把这小槐精当回事,可杨姓青年却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他煞白着脸,惊恐地拔腿就朝两人追了去。

    “赵天师,赵天师,等等…”杨姓青年跑得极快,莫名的,他觉得这地方很阴森。

    待追上赵萱师徒,他连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,便急急忙忙的哀求:“天师,你一定帮帮忙。∧嵌骼胛颐谴遄诱饷唇,这要真弄出事,我们…”

    赵萱好笑地看着被吓语无伦次的青年:“它又没长脚,跑不过进你们村!反正你爸还会停上两三天,等后天,天气放睛了我再来处理吧,顺便把你爸的阴穴点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槐树只是成精百年不到的小妖,修行时日太短,它连脱离本体的能力都没有,根本就进不了村子。

    哎!现在人的胆子可真。堑眉赴倌昵,那时的凡人遇上这种妖鬼之事,虽是有惊吓,却有方可挡。不像时下这些人,一听说神鬼之事,就吓的两脚发麻,哆里哆嗦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些人不信鬼神,不信因果,可真当遇上这种事了,却是最容易相信的,而且还喜欢自乱阵脚,脑补得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见赵萱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,他哭丧着脸央求道:“天师,要不,这两天您就先住在我家吧!等砍了那棵老槐树后,我送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青年心焦如焚,身子止不住地直打哆嗦:可不能让天师走了,万一那棵槐树真搞点什么鬼,他们可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回去找块镜子过来给我!”赵萱被青年纠缠得失去了耐性,她杏眸微微紧了紧,不耐地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姓青年听见她的话后,连声招呼都来不急打,撒腿就往家跑。

    镇上一直就在传,说这赵老板的性子不大好,看来确实没有夸张。得快点,要是让她等烦了,撒手不管,事儿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青年速度很快,小片会儿功夫,就气喘吁吁地抱着他老婆的化妆镜回到了岔路口。

    赵萱从他手里接过镜子,素手在镜面上快速点转,看得人眼花燎乱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镜子挂在前方那棵大树上,让镜子正对着这条路就可以了。”赵萱把镜子丢还给杨姓青年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样就行了吗?”杨姓青年抱着丢回来的镜子一脸懵逼,这大师好高冷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赵萱淡淡斜了眼青年,抬脚就往停车的地方走了去。

    赵宇瞅了眼出神错愕的青年,他撇撇嘴,伸出手:“拿来,我去给你挂上。”

    还是他来收个尾吧!

    师傅向来没什么耐性,做出的决定轻易不会改变,她即然说是两天后,那就必须是两天后才会动手!

    “…那就麻烦小天师了!”杨姓青年感激地朝赵宇道谢。

    赵宇接过镜子,走到路过的一棵树下,然后身形一蹿,腾腾几下爬到树端,把小镜子挂到了树梢上的一个枝丫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赵宇纵下树,拍拍手,便抬脚上了马路。

    青年紧跟在赵宇声后,诚恐诚惶的急切道:“小天师,你们后天一定要来,价钱不是问题,只求赵天师出手,把那棵老槐树砍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今天可算是见实到赵萱的任性,说不干,就不干,才不管顾主急不急。

    赵宇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师傅说后天,那后天她肯定就会来,放心了!”

    赵宇不再和杨家顾主啰嗦,大步踏向车子。

    刚上车坐好,赵萱就油门一踏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杨姓青年目送赵家师徒离开后,朝后山那片树林看了两眼,然后打了个哆嗦,准备回去把槐树扎根进祖坟的消息告诉杨家长辈,却不想刚转身就“砰”的一声,狠狠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许是心有所惧,他看了眼雾雨蒙蒙的四周,打了个冷颤,爬起来蹬脚就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叔公也是个通灵之人,王校长对这些事向来报着几分敬畏之心。而且,这不止是龙吟镇才会这样,好些小学同样也是建在坟场或是刑场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便没阻扰,一番商量之后,学校最终建立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赵萱杏眼微微眯起,眼底流光闪烁,目光落到了那所学校里面。看着被浓浓煞气包围的学校,疑惑瞬间爬满心间。

    煞气好浓!比两年前她清理时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那里以前是刑。涝谀瞧氐亩际且恍┐笮状蠖,或是受冤枉死之人,煞气怨气确实比别的地方要重些,但也不可能重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阴煞,都快比她曾经见过的万人坑煞气重了。

    “学校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,有多少小同学受了伤?”赵萱收回目光,沉眉问。

    煞气太浓,怕是好多学生已经遭殃了。

    “一周时间,已经有八个同学受伤了,三个住院。”老校长沉痛地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受伤的?”

    “有个同学是上课时板凳突然断裂,摔倒后晕迷不醒,送去医院检查,说摔下去的时候撞到头,脑震荡。有个同学,交作业的时候撞了一下桌子,却把肾撞坏了一个……”说起这些,王校老就是一阵头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