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一十三章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听到这话,回转过身,眼睛一亮,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:“这么快就找到了?我还以为对方能多躲两天呢,还真是让人失望啊。(www.k6uk.com)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可脸上分明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。之前也没想到,会有人能从天剑门手中夺得魔剑,看来是自己小瞧天下英雄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中年男子淡然发话道:“张克,你带人去,帮我把东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督主!”张克恭敬领命下去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可是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,是宦官中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第二号人物,也就是东厂现任督主厂公,皇帝身边的大红人,权倾朝野的九千岁,夏明昌。

    (本书情节人物皆为虚构,请不要对号入座!)

    张克对这位督主大人是发自内心的敬畏。

    等张克离开后,夏明昌才悠然转身,继续盯着那副江山社稷图,低声轻笑:“魔剑么?希望真的如传说的那样,不要让我失望才好!”

    很久以前有个传言,魔剑“慈悲”当中,蕴含无上至强功法,练至大圆满,甚至可以血肉再生!

    对一个太监而已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景乐离开天剑门山下的小镇后,仗着幻影流光,在山林间肆意穿梭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锦衣卫的追踪,他没有选择走大路。反正对他而言,大路小路有没有路都一样,山林里还有常人欣赏不到的美景,不知多有趣。

    一只凶猛大虎看见他的身影,顿时想将他当作猎物,结果追了半天,愣是没能追上,只能灰溜溜转身扑向旁边几只在水潭边喝水的獐子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陈景乐在逗它,要是真全力施展速度,估计老虎连他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下总不会还能找到我吧?”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仗着轻功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,陈景乐才停下。此时距离天剑门所在位置,恐怕已是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陈景乐撇撇嘴,现代社会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都如同大海捞针,何况古代。他就不信自己还能被锦衣卫的探子发现。

    进入副本才过去一晚,就已经完成了前两个任务,陈景乐都对自己这么效率感到惊讶,接下来就要准备应对第三个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任务3让我击杀一个先天级高手,可我去哪里找个先天级高手呢?”

    之前在客栈打听到的,六大门派都至少有两三个先天,掌门跟隐藏的长老。魔门也有两位,只是不知道具体是谁。

    其他小门小派没有那么多资源,养不起一个先天,偶尔有一两个也是有特殊奇遇的散人。

    倒是朝廷拥有先天是显而易见的事,而且肯定不少。毕竟作为统治世俗的王朝,资源可以说数不胜数,拥有的人才也是最多的。在国家机器面前,基本没多少事情办不到。

    只是无缘无故跑去干掉别人,这种事陈景乐有点下不了手,这样太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,吃枣药丸。

    好歹自己也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青年,走的又不是以杀证道的路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我去杀魔门的先天?”

    陈景乐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问题是他跟魔门也是无冤无仇。疾恢廊思倚惺率侄稳绾。如果真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,那杀了也就杀了。

    或者杀朝廷的高手?

    陈景乐现在可是惹了锦衣卫的,双方算是结了梁子,让他去杀朝廷或者锦衣卫的先天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管他呢,任务没有时间限制,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陈景乐并没有马上做决定,反正他又不着急,又不是限时任务。

    还有,能不能干得过人家都说不定呢。万一装逼不成反**,那岂不是很尴尬?

    我野猪·陈景乐·佩琪可是要面子的!

    前方是一座县城,只是进城需要路引,若无路引,可是要按律法治罪的。

    陈景乐没有路引,可这难不倒他,不从城门过就是了。

    轻轻松松入了城,先找个地方,痛快饱餐一顿,然后定个房间住下。

    钱肯定是不缺的,不管在哪个年代,有钱都是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在陈景乐休息的时候,几只鸽子从城里不同方向飞出,不过最终目的地都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小小的县城,暗潮开始涌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陈景乐醒来,简单洗漱一番,准备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!”

    刚走下楼梯,陈景乐眉头一皱,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,眼神扫视过去,昨天还很热闹的客栈,今天突然一片冷清,就算是大清早,也不该这样。
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
    二十多道身影从前后门涌入,瞬间将客栈塞满,也将陈景乐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陈景乐脸色未变,只是瞳孔不禁一缩,左手下意识搭上横刀刀柄。

    一名头领打扮的中年汉子从人群身后走出,冲陈景乐冷声道:“把东西交出来,留你一具全尸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张克。

    锦衣卫?!

    看到对方身上的服饰,陈景乐心中瞬间闪过部分信息。

    只是他想不明白,对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,竟然能这么快找到他?难道说锦衣卫的探子真的无处不在?

    甘霖娘!

    这把破剑逼事真多!

    明明都已经完成任务了,还得带着个火药桶到处奔走!

    陈景乐心中暗骂,脸上咧嘴轻笑:“想要。磕悄阕约汗茨每 

    “找死!”张克脸上布满寒意,区区一个江湖人士,面对锦衣卫的包围,还敢如此嚣张,真不知该说愚蠢好还是无知无畏好。

    陈景乐看似淡然,实则内心正在盘算自己胜出的可能性大。绻胍晃,又该从那边下手等问题。

    可惜张克不给他多加思考的机会,绣春刀拔出,冷然喝令:“杀!”身先士卒持刀砍向陈景乐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二十多名锦衣卫缇骑同样大喝,提刀直冲。

    陈景乐不慌不乱,眼神逐渐凛冽,瞬间拔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叔,前面不远就是qy县了,我们进城稍作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玄天宗一行队伍当中,钟远扬对长老赵明威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