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(www.k6uk.com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130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

    “什么?人还没找到?你们究竟是怎么办事的!她都已经失踪整整一天了!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线索吗!”宁景轩对着手机那头的警察局局长破口大骂。(看啦又看小說)

    对方唯唯诺诺地说道:“抱歉,宁先生,我们已经尽力了!昨天开始我们就已派人搜遍了整个南洲市,但根本找不到许先生所说的那十几辆路虎。实际上,对方如果真的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我们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,我怀疑他们已经离开南洲市了。”

    宁景轩一把摘下眼镜,声嘶力竭地吼道:“那就继续搜。〔还苁悄现奘谢故瞧渌,只要白依依没有消失在这个地球上,你们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!明白了吗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宁先生,请你耐心等候,我们一定会出动最大警力帮你找人的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宁景轩将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手机被砸了个稀烂,看起来应该是不能再用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抹了把脸,重新戴上金丝眼镜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冲人发这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看来他最近需要收敛一下乖戾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宁景轩弯下腰来,捡起了那台被他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把手机拿在手里看了看,眉毛深深地拧成了一团,接着,他用室内电话拨通了秘书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我手机坏了,帮我把它拿去修理。”

    秘书心下觉得十分疑惑,但还是毕恭毕敬地回了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她捧着上司的手机,一脸懵逼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正面碰上了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可疑男子。

    因为他把帽檐压得很低,秘书根本无法看清楚他的脸,但她还是下意识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先生,请问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副总!”声音晦涩暗哑。

    秘书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,问道:“请问先生你预约了吗?如果没有,请你在外面耐心等等,我进去向副总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!”说着,他很急躁地推了把秘书。

    “先生!你再这样我就叫保安了!”

    话说回来,楼下那些保安是怎么做事的!居然让这种形迹可疑的人随便闯进高层!

    正当她想呼叫保安的时候,身后的门突然开了,宁景轩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来,沉声吩咐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秘书立即给那人让出了半个身位,“抱歉,副总,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你的事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唯唯诺诺地应了声“是”,临走之前还偷偷摸摸地瞥了几眼那个打扮神秘的男人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陈奇立刻摘掉了头上的鸭舌帽,并从腋下取下一只牛皮信封,一脸严肃地递到了宁景轩面前,“因为手机联系不上你,我就直接开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景轩面沉如水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今天早上查到的资料,有人看见那十几辆可疑的越野车了,并拍下了其中一辆车的车牌号!”

    “确定是那十几台路虎么?”他打开牛皮信封,从里面拿出了一叠刚洗出来的高清照片。

    看了之后,他将照片塞回信封当中,完完整整地交还给陈奇,“把这些照片以邮件的形式发给许乔风,他是除你以外的目击证人,应该比你更清楚那些车辆的型号。另外再发一份给警察局,方便他们备案。”

    “是!老板,我现在就去做!”他边说边接过了那份信封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但只是一些小道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有人看见那些车开到了港口。”

    宁景轩微微眯起了眼睛,“这有可能是条很重要的线索……你待会儿跑一趟港口,查查这两天出海的船只都有哪些。”

    陈奇问道:“包括运货的大船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不管大船小船还是私人游艇,全都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老板!”

    宁景轩眸光微敛,平静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深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运百货商。穆タХ忍。

    凌月叫了一杯咖啡,从早上坐到中午,咖啡都凉了,约定的人才迟迟赶来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,反而还很体贴地帮他点了一杯焦糖拿铁。

    徐承气喘吁吁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,他一边解开衣领最上面的两只纽扣,一边轻轻放下了刚刚脱掉的西装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抱歉,凌小姐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凌月喝了口已经冷了大半的咖啡,感觉味道苦苦的,眉头不由微微蹙起。她伸手招来服务员,让他重新换了杯热乎乎的摩卡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可靠的消息?”

    徐承脸色沉重地摇了摇头,“没有,警察那边也没有任何进展,不过我猜测,宁景轩应该比我们知道的都要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他也掺和进来了?”凌月感到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他比我们更早就发现白依依被人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当时报警了吗?”

    徐承点了点头,“他似乎也挺关心白依依的。”

    凌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,“切,我看他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难道你一点儿也不怀疑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没必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了也不会承认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随即很默契地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争辩这些也没用。

    凌月心不在焉地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,深深地叹了口气,“唉……我已经拜托我爸那边的人去找了,但他们也是毫无头绪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找到尸体,那她很大程度上就还活着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宁世志做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徐承便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凌月料想他肯定不会怀疑宁世志,甚至是宁家的人,一时之间心情也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她将勺子放回杯盘上,右手支着下巴,目光忧郁地望出窗外,“我知道你不会想到宁世志身上,但他确实很有可能就是绑架白依依的幕后黑手。你想。

    徐承严肃地打断道:“不可能的,如果他想除掉白依依,不会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除了他们以外,我想不到其他有可能会加害白依依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出租屋里的那些纱布和消炎药又怎么解释?”徐承目光灼灼地逼视着她,“我认为这些东西才是白依依被绑失踪的关键,警察们也在往这个方向上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依依岂不是落入了虎口?”凌月一阵揪心。

    “在没找到她之前,我们谁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令人感到窒息的沉默。

    凌月拿出手机低头刷了会儿微博,刷着刷着,她似乎刷出了一条不得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!宁少庭要出国养伤?徐承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那家伙的枪伤不是早就已经好了吗!”她边说边激动地将手机怼到徐承面前。

    徐承皱着眉拿过了手机,将微博里面的内容仔细浏览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太子爷旧伤复发,疑似决定出国静养!北霖大权旁落,昔日金融巨鳄难道要将北霖拱手让人吗?”

    标题和副标题都很抓人眼球。

    徐承将手机还给了对方,决定直接打电话询问当事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北霖上下却无一人知道,我怀疑是那些媒体在胡乱造谣!”

    凌月把手横放在胸前,不屑地说:“敢对宁少庭造谣的媒体已经吃过一次教训了,他们还会做这种这么低级的事情吗?新闻可以发出来,肯定是经过了宁少庭本人授意的。你别把宁家的人想得太简单,反正自从宁少庭答应和杨南音订婚之后,我就不相信那个屡次食言的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总裁不是这样的人!一定是有哪里出问题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电话打通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承心情复杂地放下了手机,“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是吧?连自己老妈都搞不定的男人,我怎么放心将白依依托付给他。俊绷柙虑崦锏胤烁霭籽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不能干坐着什么都不做!总裁一走,那北霖就真的完了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更关心白依依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徐承看了她一眼,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本正经地对她说:“我们去找宁景轩!”

    “找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因为只有通过他,我们才能见到总裁!”

    凌月把头扭到一边,生气地说:“我不去!老婆失踪了还在外面逍遥快活的男人,简直就是渣男!你要去就自己去,恕我不能奉陪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便叫来服务员结账,提着包包扭头走了。

    徐承看着风风火火离去的背影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小声嘀咕道:“大小姐就是大小姐,动不动就乱发脾气,唉……”

    抱怨完后,该干嘛还是得干嘛,他下楼取车,雷厉风行地把车开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宁景轩正在26楼开会,秘书想把他请到贵宾接待室。

    徐承委婉地拒绝了她的好意,“不用,我在这里等他就好了,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他说。”